读《追风筝的人》

《追风筝的人》 — 卡勒德·胡塞尼

“你想要我追那只风筝给你吗?”
他的喉结吞咽着上下蠕动。风掠起他的头发。我想我看到他点头。
“为你,千千万万遍。”我听见自己说。
然后我转过身,我追。

《追风筝的人》这本书,第一次知道貌似是在前几年学生节的一个DV剧上。男女主通过摄影隔空对话,然后男主拍了一张公园里面小孩子放风筝的照片,然后就提到了这本书。所以第一反应,还以为是那种非常文风清新的散文之类的。

前段时间突然又想起这本书,于是找出来看了一下,陆陆续续看了几个月才看完了,离动手写这篇东西,又已经过去半个月时间了..

故事发生在阿富汗,富少爷和穷仆从,如果换成富少爷和穷女仆,就具备了一切狗血电视剧的基本元素了。阿米少爷和仆人哈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,两人一块爬树扔石头,一块放风筝,感情非常要好。

一切的转折出现在一次风筝大赛之后,阿米尔少爷赢了风筝大赛,而哈桑,“为你,千千万万遍”,去追风筝。在一个死胡同里,阿米尔躲在拐角处,目睹哈桑被不良少年侵犯,选择了躲避和退缩。

我仍有最后的机会可以做决定,一个决定成为我将成为何等人物的最后机会。我可以冲进小巷,为哈桑挺身而出 —— 就像他过去无数次为我挺身而出那样 —— 接受一切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后果。或者我可以跑开。

结果,我跑开了。

生命中由一个一个的故事串成,而总有那么几个故事,是生命中磨灭不了的印记,有点甚至成为改变了人生轨迹的拐点。这件事,无疑改变了阿米尔接下来的日子。

痛苦、自责、躲避,直至最后用一个“劣质”的栽赃嫁祸逼走了哈桑。接下来的日子,战乱、逃难、移民、重生。但那段记忆,永远是阿米尔心中无法忘却的阴影。

开着上帝视角去评判别人,是一件无趣的事情。你可以说,阿米尔此刻太怂,该挺身而出;你也可以说,可以理解阿米尔的选择,力量有限出来徒增伤害。但那都不是那时那地的阿米尔。甚至没人能够知道,经历这件事痛苦多年的阿米尔,如果抹除记忆再给他n次选择,他有几次会做出跟原来一样的决定。

是啊,你不是阿米尔,你不是那个阿米尔,你怎么知道你一定不会跟他一样选择。

阿米尔远渡重洋,遇到一个女孩,结婚生子,父亲逝去,似乎日子变得平静,记忆偶尔从尘埃中冒出,依然像刀割一样锋利。

“那里,有通向好人的路”

一通电话,阿米尔回到家乡。时过境迁,哈桑在动乱中死去,故园早已破落。而哈桑的儿子,阿米尔的同父异母兄弟的儿子,索拉博,正在动乱中遭受屈辱和磨难。

四处寻觅、挺身面对恶霸,此时的阿米尔,像是进行一场救赎,对自己,对灵魂的救赎。

而可怜的索拉博,从绝望中看到希望,而又差点面临着回到绝望的境地,选择轻生。庆幸的是,他活了下来。或者说,他的肉身,活了下来,而灵魂,在那次事故中已经被尘封在了绝望的地狱中。

于是回到美国后的索博拉,如同行尸走肉。直到有一天在公园中放风筝,

我俯视索博拉,他嘴角的一边微微翘起。

微笑。

斜斜的。

几乎看不见。

但就在那儿。

也许索拉博继承了他父亲追风筝的天赋,血液中就有对追风筝的疯狂,也能神奇地在多变的风向中准确找到风筝的落点,轻易第一个追到风筝。故事到这结束,没人知道他追没追到。

总之,这个微笑,无论是对索拉博,还是对阿米尔,都是一段新的人生旅程的开始。

生活,总得继续,不是么。

阴暗的总会过去,不是么。

风筝于阿米尔而言,是一度迷失的人格,是对过去的救赎,他要追,为他自己,为哈桑,为索拉博,为过去,千千万万遍。

而每个人,也总有一个风筝要追。